莫辞音

【巍澜】【民国au】乱世·不相离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我——明明我下午发过一遍了啊,为什么现在突然没有了呢?
我现在很方(●—●)
所以,重发一遍吧_(:з」∠)_

这里是一个热爱民国的镇魂女孩。由于被大结局虐的太惨以及昨天发生的男默女泪的事情,就坚定了我产出巍澜的决心。第一次写完整的同人文,私设多,文笔渣,欢迎拍砖:)
大约是个巍澜都是潜伏的红党间谍的故事。
黑袍和昆仑是他们的代号。

OK, ready? Go!
——————————————————————————
赵云澜醒了。
他睁开眼,入目是一片白。干净,纯粹,而令人安心的白。
凭他作为一个正经卧底的经验,他知道,自己在医院。但他不确定的是,这里是否安全。
他想支起上身,但两条胳膊像给灌了铅,又被那根细细的针管束着,到底是动弹不得。他又挣了一下,感到自己全身的脱力后,便识相的放弃了。
可他这一动,到引起了轩然大波。他听到有人喊了声:“醒了,赵云澜同志醒了。”紧接着,噪杂的脚步声由外向内,纷沓而至。原本岑寂的病房就像是突然变成了闹市,人声鼎沸起来。他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他,却似是隔着层纱,字字如云山雾罩,听不真切。那人的嗓音温温的,淡漠间带着沉稳,若山间的一泓清泉,徐徐流淌。赵云澜依稀想起,曾几何时,也有这么一个人,用这样好听的声音同他说过话。
记忆的碎片仿佛在撕裂着他的脑海,残破的思绪慢慢拼合,终于构成了一个面孔——沈巍。温润如玉的笑颜再一次出现在赵云澜的眼前,却似是逆着光,也朦朦胧胧的。只那双镜片后的眼眸,还是那般,深邃而明澈,仿佛能让人即刻溺死在那万丈洪波中。
沈巍……
这个名字须臾间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他艰难的扯开嘴角,像是在回应那人的微笑。
他的头依旧痛的昏天黑地,浑身上下依旧毫无力气,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思绪蔓延,直至那个起点。
他忆起他和沈巍的初见。那个一袭长衫的龙城大学文学院教授仿佛正抱着教案冲他走来。当年,倭寇的铁蹄还在无情的践踏着中原大地,而他时任军统特别调查处的处长,年轻气盛之际,遭遇乱世,一腔报国热血自当挥洒。他出身黄埔,本是委员长的高足,戴老板的学弟,又生的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在官场上自然如鱼得水。可他偏生不是个安生的主,在他精于世故的外表下,那颗赤子之心耀目的光华,从未变过——早在黄埔念书的时候,他便已加入了红党,捐躯赴国难,誓死忽如归。而在那个时候,民国二十九年,党派什么的早已被放在了一边,红蓝合作是大背景,目的就是一致抗日,而他,赵云澜,作为军统最优秀的情报人员之一,被派往敌情极为复杂的龙城,任特调处长。也就是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沈巍。
说实在的,他与沈巍的初见实在算不得美好。那时龙城地处汪伪政权的中心,抗日反战工作如火如荼的同时,敌人,却也无时无刻不在虎视眈眈。龙城大学,这所曾享誉多年的名校,无疑正处在地下斗争的最前沿。在赵云澜看来,这所大学里的教授,都与文化汉奸一般无二。诚然,他一直坚信这不算是个完全错误的判断,直到他遇见沈巍。当时他正着手于第一线的情报工作,按理说,学校里的运动本不归他管,可他还是个红党党员,任着这里地下组织的市委书记,由于人手的紧缺,另一边给他派的工作,就自然是多些。
其实不是他没事去怀疑人家沈巍,只是在那个年代,他不相信还真有人能在离乱中寻觅得一张安静的书桌,而各种迹象表明,沈巍就是这样的人。赵云澜一直坚定的认为物极必反,一个看上去越干净的人,或许越有问题。当然,他可没想到,这一查,便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他想起讲台上的沈巍:沈巍讲唐诗,宏伟瑰丽;讲宋词,典雅婉转;讲元曲,凄迷空灵。那股子中国文人气,仿佛早已镌刻进了他的骨血里。随着他这个人一起,生生不息。
他想起站在他面前的沈巍,温文尔雅,君子端方,镜片后的眉眼总带着笑,那一抹清浅的笑,如同初开的兰草。不需多言,便胜弱水三千。
他想起埋首书山的沈巍,想起与他并肩而行的沈巍,想起和他交谈时的沈巍……
他不明白,从何时起,自己的眼里心里,都只剩下了这个人——沈巍。
他念他,也信他。
他信他,信这个一袭青衣的文人,信他那长衫下,是一片傲骨铮铮。
他信他,信这个眉眼深邃的青年,信他那双眼里,留下的是华夏英魂。
他信他,信他不会骗自己。
天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反正,他就是这么信了……
他们渐渐成了朋友,当然不是无话不谈,但至少,危机时刻,他们能够放心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不置一言。
在乱世之中,如此足矣。
就这样,他们熬过了最艰苦的岁月,在那暗无天日的年份里,并肩而行,终见光明。
抗战胜利了。
举国欢庆,四海升平,重庆方面的三次电邀更是将和平声浪越铸越高。可通透如赵云澜,他不可能看不清这浪潮中的暗流涌动。他也知道,自己必须在两种信仰中做个抉择。
换作以前,他可以毫不犹豫的下决断,但是现在,他或许应该好好想想。
因为,还有沈巍。
他本是个固执的人,只要是自己认定的事,谁也休想叫他回心转意。
可是,沈巍不一样。
沈巍的话,对他,总是或多或少是有点作用的。原因很简单,那是他在意的人。
他不知道,如果他选择了红党,那么,他是不是就该与沈巍,这个资产阶级文人,为敌了。倘真如此,那么,他或许还需权衡。
家国天下固然重要的紧,可他在意的人,也就这么一个。
到头来他选择了信仰,这并不奇怪,因为,他是赵云澜。
所以他依旧潜伏在龙潭虎穴间。显然,他没什么好怕的。他一个人,无家无眷,也没什么牵挂。
除了沈巍。
他真的害怕,如果自己暴露了,那么势必会牵连到与他相交一场的沈巍。
所以他选择了疏离。
他不再每天跑去龙大听课,不再有事没事就往沈巍面前窜,甚至很少回自己的公馆——那所与沈巍的住所相邻的公馆。
他的工作也越来越谨慎。人前他还是炙手可热的赵处长,人后,他则是离危险中心最近的人。只有滴水不漏,才能保全这一切。保全沈巍。
他不是没有发现沈巍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沈巍的内敛与深沉绝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所能拥有的。这一点,旁人看不出,但他赵云澜身在局中,怎会不知?可他不愿深究。他当然希望他们是自己人,可万一不是呢?万一,这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的错觉?不管怎样都好,只要沈巍平安,便遂了他的愿了。
组织上派人与他联系了,他晓得,自己的上线,代号叫黑袍。他常笑,说这名字起的忒草率,怕不是个常穿黑衣的人吧?他没有见过黑袍,因为组织上不准。所以他虽好奇,却也是真不知道,黑袍是何方神圣。
潜伏这工作虽听起来叫人胆战心惊,可做的久了,竟也成了一种习惯。赵云澜虽是军校起家,但自毕业始,就没离过秘密单位。戴雨农生前待他不错,许多事都亲自教过他,但即便聪明如戴大老板,也绝不会想到,有一天,他的这个好学弟,会拿从他这里学到的东西,来对付他们的人。解放战争打了四年,赵云澜到最后还能留着一条命,算起来,还得多谢这位戴老板了。
他们所在的龙城地处江南,向来是个多灾多难的地方。汪伪时期此地已遭涂炭,而现在,这里又是白区重镇,想要像北平那样和平解放,无疑是痴人说梦。赵云澜他们不是没做过这样的打算,也物色过可当傅作义的人物,可终是没有如意的,便只得作罢。
时光飞逝,人民解放军向敌占区的攻势越来越猛。转眼,南京解放,上海解放,长江中下游平原已是一马平川,所有的人都坚信,黎明要来了。
当然,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最幽深莫测的。
虽然他们的军队即将到来,龙城,在大势所趋之下也必将插上赤旗。可这并不代表现在这座城市没有弥漫着最后的狼烟。工作仍然艰险异常,因为赵云澜知道,军统内部已经有人开始怀疑出了叛徒,所以他的行动只有更艰巨:他要在这最后关头,尽他所能从敌人的枪口下救下更多的同志——哪怕是赔上自己的命,他也在所不辞。
他不得不加快行动的频率。这是一场争分夺秒的浩劫,他快一时,说不定,就会有多一人的平安。
他不是不知道这样自己极有可能会暴露,但现在这些他管不着了。他掐准了蓝党以如今的日薄西山之态实在是无力再瞎做牵连,所以纵然他被捕,那人也可安全。
既如此,他又有何顾虑?
为江山,为苍生,为信仰,为他的沈巍能找到一方真正的盛世太平,舍了这条命,没什么不值了。
他是真的做好了舍命的打算,也差一点,真的把命舍掉了。
那日他接到黑袍的信,信中用暗语写到叫他救出最后一批同志后自己也尽快转移,车票船票等一应事物都已备齐。信末指明了,给他的时间,只有三天。
三天,不长不短,对他来说,这个时间给的刚刚好。
黑袍倒是很清楚他办事的风格。
不过这时他也来不及细想了,他当即召集了党小组的成员开会,布置了最后的安排。可当一切都只欠东风时,他却想起,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这次行动的危险性是空前的,若他不慎失手,随时随地可以命丧黄泉,所以,他还想再任性一次。
当他穿着便服走进龙城大学的时候,脸上还挂着以前那副什么也不在乎的神情。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驻足在文学院那栋小楼下,他望向那个熟悉的窗口。窗扉上罩着薄薄的帘子,映出一人伏案秉笔的身影,灯光从帘子里头洒下来,一如那人款款温柔的笑,暖暖的,一直照进他的心。
他不打算再往前走了。他只想站在这里,好好的借着这灯光看一眼。
看一眼他的小巍。
然后他终于转过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龙大校园。
他没有回头,所以他不会看见,在他身后,那扇窗户被推开,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就站在那里,望着他,渐行渐远。
他没有回头,所以他不会看见,那人眼中的温存缱绻,与坚忍果决。
他没有回头,他自始至终,没有回头。
翌日,按照计划的那样,他和小组成员们救出了最后的一批同志,护送他们分批出了城。
等确保万无一失时,他们方才回到城里。此时天色已昏,整个龙城笼罩在夜色里,正是山雨欲来之兆。
赵云澜知道,这个时候他们任务已了,是该撤退了。
他像安排以往的工作一样安排了撤退路线,他们党小组统共八人,走的是三条不同的路。而他,与副组长大庆一起,走的,是最危险的水路。
不是说这条路多险要,而是他们乘船出发的码头与前去码头的路上,格外危机四伏。
如果赵云澜有的选,他是打死也不会找这条路上关卡衙门重重,还动不动就会遇到老熟人的路的。但他是组长,保护同事的安全,他有责任,也有义务。
这就是赵云澜。
他们趁夜赶往码头,沿路无话,几处关卡万幸的竟全过了,连丝毫细致的盘查也没遇上。也不知今日是委员长过寿还是怎的,这座不日就将变成战场的城市,竟这般安宁祥和。
可是赵云澜嗅到了一丝不对劲,他不相信这种时候还能遇上这么值得普天同庆的事。
是错觉,还是另有隐情?
他们只有更警惕。
到了码头,出乎意料的空无一人。这时,早已不是他们感到了不对劲——这是真的不对劲了。
黑夜压抑着海港,直叫人喘不过气来。赵云澜低头看向自己腕上的表,十一点二十九分,离开船只剩下一分钟,可是到现在,连个船影他们都没见着。
糟了。
他还没来得及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办,军用皮靴摩擦地面的声音就打破了这片死寂。
“老赵,”他听见大庆压低了声音道,“我们被包围了。”
猛然抬头,有人正陆续从他们周遭的黑暗中走来,明晃晃的卡宾枪在月色下闪着诡谲的光。赵云澜与大庆对视一眼,几乎在同一时间拔出了早就藏好的手枪,又同时对准了不同的方向。
“咔哒。”
是保险打开的声音。除此之外,夜,依然无声阒寂。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几声枪响同时划破天际。
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可赵云澜却蹙起了眉头——他分明听到了一声不属于敌我双方任何一人的枪响。
没有时间多想了,他与大庆再次同时扣动了扳机,趁两个敌人倒下的刹那,朝着那缺口冲去。
忽的一阵剧痛,他向前猛地栽了下去。
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
完了。他心想。
饶是他这般的乐天派,在如此之情况下,也只能存必死之心了。
他已经做好了一头倒在地上,再给来上几枪的准备,直到他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四下枪声迭起。
循着那人身上清浅的墨香,他抬起头,对上那人明澈而坚定的眸子。
他听见那人唤他:“云澜!”
他笑了,真心的笑。拼着昏迷前的最后一口气,他喊出了那人的名字。
他说:“小巍,你来了。”
……
后来呢?
后来,他就在龙城医院醒来了。
照顾他的小护士告诉他,就在他们准备撤离的第二天早上。他们的军队比预计早了三天开到龙城。
二十八个小时,拿下了这座军事重镇。
龙城解放。
而他,也被转移到了当地最好医院的龙城医院接受治疗。不过在那时,所有的医护人员都以为,他决计醒不来了。
“首长,您知道吗?那么贴近心脏的部位被打成贯穿伤还能挺过来的,我护理过的人当中,您是独一个。”
照顾他的小护士这么跟他说。
“那是,我赵云澜命硬,能克死我的人,怕是还没生出来呢!”
那时,他笑着回答。
他为人开朗大方,没什么领导架子,又是个风流潇洒的人物,故而医院里的人都愿意同他亲近,日子久了,说的上话的人更是不少。所以只有当夜色降临的时候,他才有机会躺下来,盯着天花板,理理他自己那一笔子糊涂账。
他现在非常清楚的知道,他的沈巍也是他的同志。对于这点,他当然高兴。但也更是好奇,沈巍究竟是谁?
他到底瞒了他多少?
还有,那个神秘的黑袍,又是谁?
医院里的日子在热闹也是无趣的,特别是对于赵云澜这种喜动不喜静的人来说。大庆祝红他们几个小组成员倒是常来看他,但他若一转话题问到关于沈巍或是黑袍的事,便一个个支支吾吾的,只叫他安心修养,然后落荒而逃。
你们这样叫我怎么安心修养?他心里翻着白眼。可无奈,现在他是病员,不然,他定把这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揍个满地找牙。
他的伤痊愈的很快,出院的日子一天天临近。而他本人,简直要迫不及待了。
一日,他闲的无聊在病房里瞎晃悠,便听到一阵脚步声,最终,那人停在了他的门口。
“昆仑,黑袍找你。”
不用回头,他都知道这冷冰冰的声音绝对是楚恕之。
“诶老楚你还别说啊,好久没听人叫我这代号,时间长了还挺想的。”
“赵云澜你别废话了,快跟我走。”依旧是古井无波的声音,但赵云澜知道,只有黑袍,能让楚恕之出言去催一个人。
“好好好,我去我去。诶呦,真不知道谁才是你的直线上级,你那么听他黑老哥的话,怎么就不能好好对对你组长我呢?”
也真就是他赵云澜,这张嘴,是真没的歇。
楚恕之也不爱搭理他,就一本正经的走自己的路,一直把他带到了龙城大学。
“诶等等,老楚,你是不是走错路了?这里是龙大啊?黑老哥是有多闲啊要在龙大见我?”
赵云澜四下打量着,转身冲楚恕之笑道。
“你跟着来就好,废话不说会死啊?真不知道你这张嘴这么碎,是怎么做潜伏的。跟着你干,也就我们这些人命大,否则早死个十回八回的了。”
听得楚恕之一连说了这么长一段话还不是在汇报工作,赵云澜现在真心佩服起黑袍来,因为能让这么个棺材脸说这么多话的人,非他黑老哥莫属。
这二人就怎么一前一后的走进了龙大,然后径直向文学院走去。
赵云澜嘴上还是嘻嘻哈哈,心里却暗自琢磨,他有一个最不成文的猜想,可现在看来,怕是要成真了。
来到文学院小楼上的一个欧式露台,楚恕之停住脚步。露台上已经站了一个人,着一身黑色西装,正负手远眺。
“黑袍同志,昆仑来了。”楚恕之说完,转身便走,顺手,还推了赵云澜一把。
猝不及防,赵云澜一个没站稳,差点没撞上那人。
堪堪站住脚,赵云澜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哈哈,黑老哥啊,没把你撞坏吧?”
那人站着没动,肩膀微颤了两下。
赵云澜定睛看那个背影,果然,是再熟悉不过了。
“沈巍啊,咱们,好久不见啊?”
听到这句话,那人的抖的更厉害了,终于他转过身。
温润如玉的面庞,一下子撞入赵云澜的眼,那微红的眸子,轻抿的薄唇,疏忽间,乱了他的心。
他现在只想冲过去,抱住那个人,让他永远不要再为自己流泪。
好半天,他才记起来自己好像是来怪人的,便清了清嗓子,然后道:“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吗?”
意料之中的,沈巍没有回答。
“为什么骗我?”他接着问。
良久良久,沈巍终于开了口:“对不起。”
“诶别,我担不起。”他是存心怼一怼那人,便道,“您老人家事多多啊,哪能管的着我们……”
他本还想说下去,可却被打断了。
“不会了,”沈巍垂眸低声道,“再也不会了。”
“云澜,我再也不骗你了——原谅我,好不好?”
赵云澜再也恨不下心了,他看不得那人这样。所以他再一次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灿烂如漫山华彩的微笑。他走到沈巍面前,说道:“好了,过去的事情咱不提了。我记得你在课上说过,“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太阳升起来了,就是新的一天。新的一天,人,也该是焕然一新的。”
然后,他顿了顿,又接着道:“既然焕然一新了,那过去的就已经过去了,现在,咱们重新认识一下,好吗?”
说着,他伸出了手——
“我姓赵,赵云澜,先生贵姓啊?”
沈巍望着他,这一刻,红尘三千,离乱狼烟,皆为齑粉,因为不管人间多大,在他的世界里,都只有这么一个人。
沈巍终于笑了,他握住了那只手:
“免贵姓沈,沈巍。”

emm……《红星照耀中国》什么时候成必读书目了?我伤心,我悲愤,为什么我不晚生几年?😭😭

【刘邓填词】太行谣〈二〉

我来兑现承诺啦😊

原曲:少司命——《烟笼长安》
填词:本人啦

谁将红线
缠绕在指尖
中原一梦逐鹿间
依稀当年
杜鹃声声血
手执青锋孤影孑
青灯冷夜
借一双残眼
观世事几多变迁
铁马金戈
刀光散狼烟
失落人海犹魂牵

相遇太行巅
一眼惊鸿现
从此黄泉亦比肩
他负手台前
字句箴言
情思匿于眉间
赤岸本无边
倭寇侵故园
疆场马革共指点
一场鱼水缘
十载人间
这乱世
非我愿

疏桐正闲
是否值佳节
蜀州山水如昨夜
兵临江南
近乡情更怯
浮生似山名当别

曾许三途约
罹难后永诀
山河表里潼关雪
离人可曾怨
直言诤谏
怎会委曲求全
倏忽三十年
一夕登龙辇
敢问四海谁圣贤
惟此心昭然
清明可鉴
隔千秋
欣晤面

卢沟桥事变随想

没想到,转眼,八十一年了……
我仿佛看见,那年,卢沟晓月,江山半缺,一声炮火,六月飞雪。而他,佟军长,傲立桥前,死守南苑。他说国家多难,为军人者,当以死报国,他说抗战事大,个人安危不足道哉……他与那座桥一起被写进了历史,从此任后人传唱,而他的名字下面,更多了一个英雄之称。我知道他不会在意后人评说,他这一生雪及马革,从来不为浮名,我虽然不了解他,但我知道,在他心里,江山为重,民族当先。
由他,我想起荩忱。荩忱与佟军长,经历相似,结局亦然 ,赤子之心更是同样。荩忱——荩臣,他这一世,真真映了他这表字,忠诤,赤忱……
还有左参,那个永远留在了十字岭上的英杰,哪怕生前千般难,没有人可以否认,他是最好的参谋长……
还有那些不必说的人,那些说不得的人,那些没留下名字的人,他们,共同勾勒出一首血沃中华的史诗,从民国二十六年的卢沟桥,开始写就的史诗。
如此,便是永恒。

【彭左填词】太行谣〈一〉下

嗯……前面手抖少复制一段,不会撤回,只好补发了😅



此情惘
尘世恍
夜薄如水且注赌一场
百团仗
帷幄长
同许归时尽此酒一觞
不知是谁言真亦谎
徒留我参差意悲怆
生死两苍茫
聚散一时如过场
前尘风光
总须至
分别日
十字岭上碧草荒
丹心热血染危樯
英魂葬
难见家国安康
相与相知不相忘
一阙悼词刻碑上
细思量
想踟蹰当时荒唐
仰天长哭震洪荒
云霄九泉各一方
沐斜阳
誓与虎狼相抗
江山素裹添新装
八年患难成过往
挥师去
千里棹歌回望
故园初雨漫酒香
三祭知交遗恨偿
怀归时
怎遇盛世无恙
孑然一身羡鸳鸯
桥头拒饮孟婆汤
终盼得
携手往
共还乡

【彭左填词】太行谣〈一〉

为什么是太行谣一呢?因为可能还有一个关于刘邓的二。(画重点:可能)

原曲&歌词格式:对黄昏
填词:依旧本人……

年少只隔百里长
可曾相见与村旁
终此生
神州风雨正狂
当年黄埔青锋芒
数九隆冬渡湘江
因此怅
蹉跎几度流光
露凝霜
风微凉
这般远去北方何处望
驻足时
前途惘
身在异乡欲加罪难当
曾心直口快英名扬
今自当醉卧古战场
讥笑各种人抉择又何必相商
孤勇一腔
时局幻
烽火乱
有山巍峨名太行
有河曼澈曰清漳
日寇猖
故城几度沦亡
初见他一袭素裳
笑意淡然敛心伤
去信往
愿解他此恨绵长
慢拢衣襟束带访
迢递烟云赋文章
沙盘上
御敌制敌难挡
并肩而立一世双
谁会惧铁壁铜墙
回眸处
交心过
自难忘

此情惘
尘世恍
夜薄如水且注赌一场
百团仗
帷幄长
同许归时尽此酒一觞
不知是谁言真亦谎
徒留我参差意悲怆
生死两苍茫
聚散一时如过场
前尘风光
总须至
分别日
十字岭上碧草荒
丹心热血染危樯
英魂葬
难见家国安康
相与相知不相忘
一阙悼词刻碑上
细思量
想踟蹰当时荒唐
仰天长哭震洪荒
云霄九泉各一方
沐斜阳
誓与虎狼相抗
江山素裹添新装
八年患难成过往
挥师去
千里棹歌回望
故园初雨漫酒香
三祭知交遗恨偿
怀归时
怎遇盛世无恙
孑然一身羡鸳鸯
桥头拒饮孟婆汤
终盼得
携手往
共还乡

【毛周填词】江山为配

一点废话:
我决定啦!我要结束无号潜伏lof的生活,我要为我爱的cp产粮!(然而这能不能实现还有待商榷)史同圈,民国圈,开国水表圈,我来啦!😄

江山为配
原曲:《紫荆花园》
歌词格式:《凤于九天》
填词:本人……_(:з」∠)_


烽火断  
赤旗遍野人间换
韶光宛  
梁燕孟春还
两鬓斑  
再忆当年延河畔
终无憾
此生得与君偕看

瑞金出
湘江阻
济世途
多歧路
遵义相顾
迷津散薄雾
采蘼芜
雪山孤
栈桥浮
赤水渡
沙鸥白露
风雨复云胡

赴西安
卢沟晓月江山残
两城患
承志逐倭蛮
纺车绾
披衣秉烛不觉寒
夺酒盏
浅笑微醺愿君安

朝露晞
茕茕立
暗博弈
命为棋
长街十里
已误海棠期

晴雪霁
晚风凄
痛别离
今须记
史官提笔
难绘不相弃

环珮鸣
且覆衾
结秦晋
曲空吟
半百深情
水月落花镜

盛世平
河山靖
痴梦萦
此生清
再与君吟
功过后人评



第一次给史同圈填词,求轻喷。